苹果橙汁面

欧美圈杂食

闪闪发光的虚荣心 不上台面的羡慕
理想和友谊 天才的十八岁
浓度超高和以为最好的爱
玻璃窗上写公式 纽约地铁十三小时奔波
波士顿的冬天和加州的雨夜

他成功了,代价是你。

冬夜

“二十八岁的Mark Zuckerberg拥有一切。
但十八岁的Mark拥有波士顿的冬天。”


他梦见十八岁的,波士顿的冬天。

Wardo总是在他们宿舍待到很晚。敦促Mark吃下一点正常食物是个大工程,而说服Mark去乖乖睡觉更不是个容易差事。柯克兰到艾略特很远,冷风·又呼呼地刺骨地刮着,何况明天Wardo第一节课是经济学,从Mark的宿舍出发更方便。一张嘴,好像是借口,好像又都是理由。

那时他,Wardo,Chris和Dustin常常一起聊天,话头围着女孩子和理想抱负打转转。Dustin虽然总大呼小叫着Wardo有多么好,却总是和Chris黏在一起。他回忆起Dustin姜红色头发里Chris的手指,疑惑着他们是否曾经这么亲密。而Wardo总是和他在一起,拇指摩挲着他的腕骨,给他吹干刚刚洗过的头发,指腹贴着他的发根让他莫名奇妙地有点脸颊发热。湿漉漉头发被热乎乎地吹干了,恢复蓬蓬松松一团卷毛,会被Wardo宠爱地揉一揉。吃掉披萨之后嘴边的番茄酱赶在他发现之前Wardo用手背漫不经心地擦掉。

波士顿的冬天是冷的,但被窝里的巴西男孩很暖和。有时他也会躺到Wardo的怀里,背后的Wardo呼吸平稳,扣子解开一颗,露出一点锁骨,少年荷尔蒙蠢蠢欲动,Mark想要吻它,又觉得自己不能。醒来时窗外敞敞的亮,天空喜气洋洋地冒出一颗冬天太阳。Ward在睡梦里像一张大毯子一样包裹住他,迷迷糊糊地在他脖颈后面呢喃,像是葡语单词,又像是他的名字。

二十八岁的Mark Zuckerberg拥有一切。
但十八岁的Mark拥有波士顿的冬天。

#虫铁#还是碎片

Tony Stark知道这不对。他不该给男孩虚幻的希望,花花绿绿的小烟花,午夜时分的摩天轮俯瞰灯火辉煌的纽约城,黑暗里绵长沉默又黏黏糊甜蜜着的吻。抛弃长辈的身份,强迫Peter去接住一个赤裸又伤痕累累的Tony Stark.

但此刻,在这冷气呼呼吹着的静谧夏夜里,这些暂时都显得遥远和不要紧。需要在意的只是拥抱着的人平稳的呼吸,下巴尖儿温柔地搁在他的头发上,双手被那孩子在睡梦里紧握着,十指相扣。

既然我已罪孽深重,那就无妨再去偷一个吻。他这样想着,略略仰起了脑袋,找到了对方的唇。

【虫铁】定锚

#灵感来源是集中不了注意力只想摸鱼的我呜呜呜呜#
#时间线放在打败灭霸后但是笔下小虫很怂唧唧#
#短打#内含一个很醉的Stark和一个很怂的小蜘蛛#


“这怪你,不怪青春期。
“我在万事万物里看见你。”

睁开眼是你,闭上眼是你。
试卷上,ABCD,选来选去都是你。
让我总是分神是你,让我专心致志是你。
漂游,因为你。
定锚,也是因为你。


Peter Parker还是个青少年。

脱下蜘蛛侠的头套,一头圈圈卷卷毛儿透着青涩味道,有着非常典型的青少年烦恼,比如怎样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搂一搂Mr.Stark的腰,同时又不失尊敬和礼貌。

人人都知道,青少年的脑子里90%都是不知所云有时候还没那么健康的废料,坐在八月的课堂上,Peter觉得自己实在精神集中不了。世界和平很美好,蜘蛛侠不再需要每天都焦头烂额地出现,无法集中注意力的普通男孩Peter Parker取而代之。但现在每天一切鸡毛蒜皮叮哩哐啷24小时在他脑壳里乱七八糟地作响,大学的事儿又让他每天手忙脚乱恨不得像真正小蜘蛛一样长出8只手8只脚。青春期的尾巴碰上蜘蛛感应可不怎么好玩儿。午后阳光照在皮肤上红彤彤滚烫烫然后又渐变成一片若隐若现的麻痒,体育课跑完三千米后血液呼呼奔流心脏撞击耳膜的砰砰作响,还有皇后区空气里三明治的香味儿,火腿腌黄瓜还有沙拉酱,加上甜丝丝的热辣辣的Stark先生——他的感官有点过载啦,CPU热乎乎的,像后院的烤肉,边边上有点焦了,有点没办法正常思考。

蜘蛛侠穿上红红蓝蓝紧身衣,是纽约市和世界的守护者,和钢铁侠并肩作战,往往用鬼主意拯救世界于雷霆万钧——但Peter Parker只有十九岁,十九岁的Peter Parker什么也做不了,除了三秒钟思念一次身处纽约市另一端的Mr.Stark.。

Peter在心里悄悄地叫他Tony,叫了一千遍一万遍,拖着长长的热情的乖巧的不甘心的尾音。他知道他应该专心好好听讲,无论是年长者的鼓励还是教导。但他的注意力集中不了,对年长者曾经的满腔崇敬不知何时变了味儿,变成满心快要满溢的不知道放哪儿好的爱意,一看到Mr.Stark,心脏就像港口的船只忘记了定锚。

Stark先生的睫毛,长长的毛茸茸的像2把小扇子一样。Stark先生的头发好久没剪啦,柔软的新长出来的头发在头顶涡出一个小小的巧克力色的甜甜银河系。Stark先生的小肚子看上去柔柔软软,真想悄悄捏一下。有时西装革履,有时乱七八糟,却总闪闪发光。

“Kid,你在听吗?”Tony被男孩炙热的目光盯得不自在,狐疑地问道。
“啊!在在在,To-Mr.Stark。”走神被抓包,男孩被实打实地吓了一跳。


派对总意味着大量的五光十色的酒精。而Tony Stark可不以注重身体健康著称。乖宝宝Peter站在墙角,重心从这只运动鞋移到那只运动鞋,看着Mr.Stark喝下一杯又一杯鸡尾酒,脸颊染上一点点红,小胡子沾湿了一点点。

“最近的功课有点下滑啊,睡衣宝宝。”stark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身边,似是漫不经心地评论道。
“我。。不能专心。“Peter低下头。
“为什么?我以为这些功课对你而言只不过是小菜一碟。“他的Stark先生好像有点醉了,他摇晃着酒杯里残余的一点琥珀色液体,挑起眉毛看着面前手足无措的男孩。

“是什么让我们的睡衣宝宝分心了?“男人略带薄茧的手指穿过男孩柔软的褐发,随意地揉了揉。像是关心,又像是空气中浮动着的柑橘和酒精味道,一点点的心照不宣。

是你。
Peter在心里默默说。
“是你。“
哦豁,他好像说漏嘴了。

Stark先生听到猛地抖了一下,手上洒出一点酒液。
这不太妙,Peter紧张地想。Mr.Stark不会是生我的气了吧?

但Mr.Stark反而渐渐靠近了他。
“我可能在犯一个天大的错误…”他叹息道,然后倾身向前。

Stark先生吻住了他。
一个柔软的,滚烫的,甜蜜的,带着酒精味道的,包含了一点痒呼呼的小胡子的吻。
他的心软成绵绵的月亮半块,滴滴答答地往下掉黏糊糊的甜甜的糖浆。
十八岁的所有鸡毛蒜皮飘飘摇摇,被Stark先生的一个吻定锚。










小彩蛋:
第二天。
Mr.Stark在他手背上懒洋洋地咬上一口,留下一个湿漉漉的闪闪发光的牙印儿。
“早,kid.”男人对他露出一个全是牙齿的微笑。

依旧碎片

像拨弄一只铃铛一样,像青苹果被漫不经心被咬一口,清清脆脆的动心。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写在少年每一寸雪白的骨头里。而我想亲吻你,只因为你在这里。

碎片

而这是一个夏夜,Tony Stark把玫瑰叠三叠插到他的小王子发旋儿里边。手心感受到男孩头上两只细细的乳白色的月光下才会冒出来的小犄角。他的男孩脸红了,他的手指一路向下感受到柔软脸颊玫瑰色的微微冒烟的滚烫。不说没意思的现实考量,长辈一样一板一眼的训导,至少不要在这银白色的Peter Parker长出两只小犄角的晚上。能够治愈伤痛,小孩子脾气和没意思的丧气话的只有甜甜的圆乎乎的亲吻;一个不够,就两个。

有点儿黑眼圈
也还是小太阳

夏日颂

五月四号的早晨,L小姐是被热醒的。
碎花被子不知何时被踢到了一边,她听见室友“今天真他妈热”嘟嘟囔囔的抱怨。金色阳光落在枕头边上,她感受到光斑的热度。大概是真到夏天了,她懒洋洋,又心满意足地想。
L小姐喜欢夏天,这是一年四季里最钟爱的季节。蚊子总嫌她不够好吃,不碍着她享受噼里啪啦的光和热。而夏天意味着长长暑假,侦探小说,电子游戏和冰镇西瓜。甚至她少女心发作时喜欢的人也总是像夏天,金灿灿地灼热明亮。她喜欢summer love这个词,没那么头脑清楚,少了现实考量,但是甜美又灼热,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小火苗在灼灼燃烧。
也可能是因为她的美好记忆都储存在夏天。似乎在夏天,幸运女神会稍稍往她这边站一下,让她多尝几口这世界的无限美妙。她记得炎热夏日傍晚和初中好朋友站在走廊上看紫兮兮的团团彩霞和红彤彤的一颗夕阳,她黑色的毛绒绒的被汗珠微微潮湿的鸡蛋一样圆溜溜的可爱的小小脑袋瓜。她记得和家人一起去海边度假,套着Hellokitty游泳圈,温柔湛蓝的海水包围着她,白花花的海浪摇晃着她,细软的潮湿的沙子温暖着她的小脚丫。还有夏日午后随着耳机里的电子乐翩翩起舞,离她所向往的一切理想与自由世界似乎只有一步之遥,在那样的时刻什么奇迹发生都不会令她感到惊讶。
又或者是因为她干脆不是个地球人。她一直怀疑着自己的人类身份,要不然为什么她每天都需要不停地给自己加油打气才能勉强适应地球生活呢。火星阿姨奶特,听上去就很适合她。
或许在她的母星火星上,人们也像她一样喜欢独来独往,白日做梦,风和日丽的春秋让他们觉得浑身发冷,三十五度以上的气温才能够点燃平时怏怏的他们。
L小姐喜欢做梦,而夏天就像一场大型幻梦。她最幸福的时刻不过七八月份,在空调房里拥被而眠,做做连环春秋大梦,梦里有她最爱的钢铁侠和香草巧克力冰淇淋,有时她看多了《行尸走肉》,于是梦里会出现需要她解决的丧尸。
她关注了不少微信公众号,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地争先恐后地告诉她该怎样生活。搁在另外那三个季节里这些叽叽喳喳会令她烦忧,但在她最爱的夏天里这些似乎都不算个事。对她而言,夏天里没有太多需要调整心情的必要。好好享受成年人的权利,吃烤肉时除了可乐还可以喝喝喝喝冰镇啤酒;或者就坐在斜阳浅浅照耀的石阶上,看吵吵闹闹小孩们互相追逐打闹,围绕一个脏兮兮气没那么足的气球。或者踢啦着凉鞋晃晃荡荡去家乡小城里的唯一一个麦当劳,为了第二个半价一口气买两个冰激淋,吃了左手上这一球,还有右手上那一球。
在夏天里,怎样胡乱生活,浪荡消磨,都是幸福。

The world will remember him.


#二刷复联三心情复杂产物#
#剧透一堆现在大家应该都不在意了叭#
起初你迷恋他,大概率因为一张漂亮脸蛋。
棕褐色大眼睛,似是蜜糖流淌又像装进星辰大海。

花花公子,物理天才,总是衣冠楚楚,但又一副give damn to nothing的样子,落在十二岁眼睛宅中二少女的眼里,就是一个大写的酷。

对他的爱更深一层,是在你正式成为漫威女孩之后。

他从不完美。这是事实。漫威宇宙里的人们提到Tony Stark时总伴着暗示头疼的摇头叹息。他很擅长惹人生气,不太擅长表达爱意。他给Pepper买一大盒草莓,拐弯抹角儿地说他们应该要个孩子,却没怎么正正经经对她说过我爱你。

他甚至有点脆弱。肉眼可见的那种。作为一个超级英雄他的小肚子太圆了一些,吃的蓝莓干太多了一点。他曾被Stane活生生从胸前拔出反应堆,跌跌撞撞用颤抖手指去够Pepper为他保存着的第一代反应堆,“Tony Stark has a warm heart”。

但你看他抱着原子弹冲向虫洞。世界摇晃倾覆时条件反射式地拥抱安抚惊慌失措的孩童。背水一战时,防护层层退去,纳米战衣化作一把尖刀,直直指向灭霸的喉头,不作为IronMan,而作为Tony Stark,孤独伫立于离家十万八千里的荒凉星球。

总是嬉皮笑脸说自己不负责任的他,选择将整个世界担在肩上。

The world will remember him.

一点想法

爱本身使人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