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橙汁面

欧美圈杂食

【虫铁】永不放手2


前文戳这里👇:1

喜欢的话就点个小红心心♥️8⃣️~



 

 

 

要说Peter真有什么不一样,那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当然还喜欢Stark先生,但是他决定不再隐藏了。

 

要说这份心思何时开始,Peter也着实说不上来。Iron Man一直是他最喜欢的英雄,不明所以的崇敬始于Stark Expo上钢铁侠在危急时刻,对他一声Nice work kid,又在成长岁月中随着剪报,手办和漫画不断被延伸。

 

或许在Stark先生出现在aunt May的沙发上时,这份崇敬就开始往那个危险的名为“爱”的方向滑动了。Stark先生看上去不太好:嘴唇没有什么血色,眼睛下面有薄薄的青黑色阴影,下巴尖儿上的胡子渣儿没有刮干净。那时候他还不知道Stark先生和美国队长的矛盾,只当他是又当超级英雄又肩担一部分StarkIndustry的责任,太过劳累所致。但除去这些,他还是很迷人。

 

Iron Man很迷人,没有哪个男孩会不同意这一点:战甲不断换代更新,钢铁之躯仿佛坚不可摧,闪闪发亮又满是让人眼花缭乱的高科技,纽约市上空掠过的金红身影。但Tony Stark不完全是Iron Man,不管他多么强调自己和战甲早已融为一体,坚不可摧。他有点轻佻,领带歪歪扭扭地系着,刻意地表现得混蛋,就像那个各路媒体上的Tony Stark,派对动物,花花公子,情事于他不过游戏一场,对一切都满不在乎。

 

但亲眼见到的Tony Stark还是和那个Peter早熟练于心的“公共场合”的Tony Stark不一样。他看上去有点脆弱,又沉甸甸地真实;沙发被他压下去一个小小的弧度柔和的弧度。这道弧度让Peter感受到坐在他面前的Stark先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

 

还是一个非常好看的人。

 

他偷偷瞟了一眼Stark先生的侧颜,在心里补充道。

 

他当然不相信Stark先生找到他是因为什么实习与奖学金;但当他嘴里说出“spider-man”的时候Peter还是慌了——看在上帝的份儿上aunt may就在隔壁房间——而情急之下黏了少年偶像一手蛛丝可不是Peter的本意。

 

当Stark先生问道他为什么要成为蜘蛛侠时,Peter犹豫了片刻,回答道,“如果你有能力去阻止一件坏事却不去做,那么这件事情就因为你而发生。”这听上去有点傻乎乎地理想化,却是Peter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他的话音落下之时,他看见Stark先生的脸上滑过意味不明的神情,像是赞赏,又参杂了别的什么酸涩的让Peter觉得沉重的东西。

 

之后Stark先生带他上了战场。超级英雄的群架和制服小毛贼不太一样,他被不知道什么力量掀翻在地上,后脑勺磕得生疼,在风沙里迷迷糊糊睁开眼时,战斗似乎已经结束了,而Stark先生似乎对把他牵扯进这件事情而追悔莫及。

 

他叫Peter回家,不要让aunt may担心,好好读书,做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继续做那个纽约市的好邻居蜘蛛侠,乖乖听自己的话,不要着急,慢慢长大。Peter曾有一点点孩子气地伤心过,觉得Stark先生是不是不够相信他,后来才知道Stark先生是不想失去他。

 

在他对非法武器集团紧追不放的那些日子,是Stark先生对他教训最多的时候。他被批评得有点委屈,嘟嘟囔囔道我只是想做得和你一样好。而Stark先生的回应是深深的沉默。

 

他说不。你要比我做得更好。

 

而Peter却想起,Tony是怎样大手一挥放弃制作军火武器,大战奥创时怎样用一己之力将土地托举,纽约大战时怎样一意孤行抱着核弹冲向虫洞。Peter还想起他怎样奋不顾身和邪恶力量殊死对抗,把所有那些在乎他不在乎他的人护在身后,不顾自己死活仿佛是最后一场战斗。

没人能比你做得更好。

年轻的蜘蛛侠觉得眼角涩涩的,张了张嘴,却没能发出声音。

没人能。

 

 

 

Miss Potts比Tony更早地发现男孩的异常。金发女CEO私下约男孩见过面,看着坐在她面前眼睛亮亮的男孩,她莫名觉得有点不安。她当然喜欢Peter——没人不喜欢Peter——年轻的男孩善良聪明又诚恳,像颗小太阳一样把所到之处照得亮堂堂。但有些事情必须说清楚。

 

“Tony是个…非常好的人,而且也很有魅力,”,她艰难地开口,并痛恨自己言语的无力。Tony不只是“好”而已,他是小刺猬般尖刺覆盖下一团柔软,脆弱,独一无二又闪闪发亮,表面装得毫不在意,却总是为了他爱的人倾尽全力。他们爱过对方,他们还爱着对方,虽然不是以他们曾经想象过的方式。“但是…这会很难。他…不是很擅长表达。他会不断地推开你,尽管这绝不是他的本意。”

 

“我知道,Miss Potts,”对面的小英雄诚诚恳恳地点头,蓝眼睛对上蓝眼睛,Pepper看见里边满是坚定。

“但还有一件事情,我们两个也都知道。”

“他值得。”

 

 

【虫铁】永不放手1


灭霸大战后,Peter回到了他的Stark先生身边。

这次,他再也不想放手了。

 


Chapter1

Tony觉得Peter最近不太对劲,又说不上是哪里。

 

几个月前那孩子在他怀里化成一团尘灰的滋味,他永远不会忘记,同时更在梦境中不断温习。那时银河护卫队的成员最先消失,有血有肉躯体蒸腾成粉末虚空。Peter刚开始没有什么异状,他在心里尖叫着拜托拜托再拜托,至少让Peter逃脱这50%的概率。显然上天并没有听到他的恳求。

 

因为之后他就感到男孩撞进他的怀里,然后那份沉甸甸的重量慢慢消失,男孩的声音惊恐又颤抖,最终归于无限虚空,独留他一人在荒凉的泰坦星球,眼睁睁看他们的努力全部付诸东流。

 

Peter的平安归来是一个奇迹,而Tony为此感谢并不存在的上帝。他曾将男孩置于自己羽翼遮蔽之下,又屡屡将他推向险境,男孩让他担心,又给他惊喜。Tony Stark不擅长甜言蜜语,关心到嘴边又变调成规劝与批评,一副过来人语气他自己都觉得不够动听。但Peter看上去并不在意,少年心境像阳光照射湖面一样纯净,身板与脸蛋稚气未脱,和其他英雄并肩而立时,却是毫不逊色的坚定又充满勇气。

 

Tony在第一次见他之前简略地阅读过他的事迹。名叫Peter Parker的乖小孩,父母不幸去世了,被叔叔阿姨带大。穿着自己做的红红蓝蓝制服,救助老太太树上的猫咪,抓住小偷窃贼也从不拳打脚踢,只是把他们双手黏在垃圾桶盖上等着警察处理,在车辆失控时一把抱起惊慌失措的小女孩。警察和政府都对蜘蛛侠没什么意见,有的谈起他还会笑眯眯,觉得这神秘的小英雄帮他们做事情又不胡乱破坏东西;小男孩眼里事无大小,只是一派天真地倾听每个求救的声音,然后不管不顾地向他们伸出手去;被蜘蛛咬了一口有了超能力,便觉得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一心想着将纽约护到怀里,尽管有时力不从心。

 

“如果你有能力去阻止一件坏事却不去做,那么这件事情就因为你而发生。”Tony第一次见Peter时就被他粘了满手蛛丝。问到他为什么要去成为蜘蛛侠时,男孩这样认真地回答道。那时他才十六岁,声音还带点小孩子软绵绵的腔调,但声音里的坚定与真诚几乎要将他刺痛。

 

很有责任心,是超级英雄应该具有的品质。他记得自己那时避重就轻地想。但一个人的力量终归有限,不管一些奇怪的高科技和基因突变给了他们多么大的信心;钢甲之下他自己不愿意承认的也是一副软绵绵的凡人之躯,伤痕累累,而且不可避免地在渐渐老去。总有一些事情是超级英雄们也无能为力的,有时你会失手,有时你必须眼睁睁地看着世界在你面前分崩离析;有时候你能救人性命,而另一些时候你则不能。这些时候责任心会变成苦涩毒药,在深夜之时让你闭上眼睛也睡不着觉,眼前都是那些曾相信你会把他们带离险境的人的脸。你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把事情弄得一团糟,报表数据说着正是超级英雄吸引了超级反派,而你觉得这世界是不是没有自己会更好。

 

在一定程度上,他的确把Peter看成了自己的责任。毕竟,是他的一时冲动把Peter牵扯进了邪恶宇宙反派,真正会伤人性命的超级英雄大乱斗,还有复仇者联盟的爱恨情仇或者你随便叫它什么一团乱麻似的东西。

 

有时他会怀疑自己的决定,超级英雄表面光鲜亮丽,光芒四射月亮背后却是坑坑洼洼冰冷如永恒寒夜的暗面。他们没一个人是正常快乐的;Cap和他之间的关系还是复杂僵硬又奇怪,救下冬日战士后连Tony也看得出Steve的纠结与动摇;Natasha的过去是个他们都默契地不去触碰的血淋淋的秘密;Wanda的力量太过强大,这姑娘又太过脆弱和敏感了,他有时害怕那股红光闪闪的神秘力量会整个儿吞下她;博士倒是平和温柔,风趣幽默又不愤世嫉俗,尽管在超级英雄注册法案上与Tony看法相左,却总是给他倾听与理解,如果那个绿油油的大家伙乖乖听话的话。

 

但Peter不同。

 

说老实话,Tony不知道男孩是怎么办到的。鬼门关里走一遭,无限宝石里走出来的还是那个同样笑容灿烂的十八岁男孩,死而复生后第一句话就是这真是太酷啦,第二句话就是像只小狗狗一样抱住Tony,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让Stark先生担心啦。回到地球见到泪水涟涟的aunt May时Peter倒显得不太自在,像是乱跑乱跳摔断了腿让妈妈担心的小男孩,胡乱挠着后脑勺,又是给她倒茶又是一连声地说对不起。

 

但除此之外,Peter表现得实在太正常了,有时看向Tony的奇怪目光可以排除在外。他看上去一点也没有破碎,好像没有在可怕的外星飞船上遛过弯,好像没有和宇宙大恶霸面对面,好像没有化成过一滩泥灰又被人给从灵魂宝石里拽出来;他看上去不是十九岁也不是二十岁,正正好好就是十八岁,神采奕奕,活活泼泼,话有点多,不费吹灰之力获得了复仇者大厦里所有人的喜爱,眉目认真又柔软,又对大学生活满怀期待。

 

Howard不是个好父亲。每个人都必须承认这点。他被发明创造和寻找美国队长的疯狂计划夺取了太多注意力,又不太会表达欣赏与爱意。不曾被带领与指导,Tony走的是他自己头破血流撞出来的路。但他早已暗暗发誓不让Peter经受同样的创痛。他会尽自己全部的努力保护Peter,在脑海里绘制着思维地图,在自己犯过的错误上插上鲜红小旗子,然后把经验建议总结成条条杠杠告诉满腔理想主义的年轻人,决不让他重蹈自己的覆辙。

 

他知道这样长辈的说教一点也不新潮,现代和酷,和原来意气风发的Tony Stark搭不上边。

 

但每当他看见Peter——在走廊里,在沙发上,在厨房里香喷喷地喝着Friday准备的麦片——看见男孩柔软的发旋儿,笑容灿烂得像七月正午火力最足的太阳,咋咋呼呼地跟他打招呼说Stark先生上午好中午好晚上好——

 

他感到心里有什么东西暖暖地融化了,温温热热地开始奔流,几乎让他感到刺痛。

 

而他愿意付出一切代价,不让这笑容消逝。

 

闪闪发光的虚荣心 不上台面的羡慕
理想和友谊 天才的十八岁
浓度超高和以为最好的爱
玻璃窗上写公式 纽约地铁十三小时奔波
波士顿的冬天和加州的雨夜

他成功了,代价是你。

冬夜

“二十八岁的Mark Zuckerberg拥有一切。
但十八岁的Mark拥有波士顿的冬天。”


他梦见十八岁的,波士顿的冬天。

Wardo总是在他们宿舍待到很晚。敦促Mark吃下一点正常食物是个大工程,而说服Mark去乖乖睡觉更不是个容易差事。柯克兰到艾略特很远,冷风·又呼呼地刺骨地刮着,何况明天Wardo第一节课是经济学,从Mark的宿舍出发更方便。一张嘴,好像是借口,好像又都是理由。

那时他,Wardo,Chris和Dustin常常一起聊天,话头围着女孩子和理想抱负打转转。Dustin虽然总大呼小叫着Wardo有多么好,却总是和Chris黏在一起。他回忆起Dustin姜红色头发里Chris的手指,疑惑着他们是否曾经这么亲密。而Wardo总是和他在一起,拇指摩挲着他的腕骨,给他吹干刚刚洗过的头发,指腹贴着他的发根让他莫名奇妙地有点脸颊发热。湿漉漉头发被热乎乎地吹干了,恢复蓬蓬松松一团卷毛,会被Wardo宠爱地揉一揉。吃掉披萨之后嘴边的番茄酱赶在他发现之前Wardo用手背漫不经心地擦掉。

波士顿的冬天是冷的,但被窝里的巴西男孩很暖和。有时他也会躺到Wardo的怀里,背后的Wardo呼吸平稳,扣子解开一颗,露出一点锁骨,少年荷尔蒙蠢蠢欲动,Mark想要吻它,又觉得自己不能。醒来时窗外敞敞的亮,天空喜气洋洋地冒出一颗冬天太阳。Ward在睡梦里像一张大毯子一样包裹住他,迷迷糊糊地在他脖颈后面呢喃,像是葡语单词,又像是他的名字。

二十八岁的Mark Zuckerberg拥有一切。
但十八岁的Mark拥有波士顿的冬天。

#虫铁#还是碎片

Tony Stark知道这不对。他不该给男孩虚幻的希望,花花绿绿的小烟花,午夜时分的摩天轮俯瞰灯火辉煌的纽约城,黑暗里绵长沉默又黏黏糊甜蜜着的吻。抛弃长辈的身份,强迫Peter去接住一个赤裸又伤痕累累的Tony Stark.

但此刻,在这冷气呼呼吹着的静谧夏夜里,这些暂时都显得遥远和不要紧。需要在意的只是拥抱着的人平稳的呼吸,下巴尖儿温柔地搁在他的头发上,双手被那孩子在睡梦里紧握着,十指相扣。

既然我已罪孽深重,那就无妨再去偷一个吻。他这样想着,略略仰起了脑袋,找到了对方的唇。

【虫铁】定锚

#灵感来源是集中不了注意力只想摸鱼的我呜呜呜呜#
#时间线放在打败灭霸后但是笔下小虫很怂唧唧#
#短打#内含一个很醉的Stark和一个很怂的小蜘蛛#


“这怪你,不怪青春期。
“我在万事万物里看见你。”

睁开眼是你,闭上眼是你。
试卷上,ABCD,选来选去都是你。
让我总是分神是你,让我专心致志是你。
漂游,因为你。
定锚,也是因为你。


Peter Parker还是个青少年。

脱下蜘蛛侠的头套,一头圈圈卷卷毛儿透着青涩味道,有着非常典型的青少年烦恼,比如怎样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搂一搂Mr.Stark的腰,同时又不失尊敬和礼貌。

人人都知道,青少年的脑子里90%都是不知所云有时候还没那么健康的废料,坐在八月的课堂上,Peter觉得自己实在精神集中不了。世界和平很美好,蜘蛛侠不再需要每天都焦头烂额地出现,无法集中注意力的普通男孩Peter Parker取而代之。但现在每天一切鸡毛蒜皮叮哩哐啷24小时在他脑壳里乱七八糟地作响,大学的事儿又让他每天手忙脚乱恨不得像真正小蜘蛛一样长出8只手8只脚。青春期的尾巴碰上蜘蛛感应可不怎么好玩儿。午后阳光照在皮肤上红彤彤滚烫烫然后又渐变成一片若隐若现的麻痒,体育课跑完三千米后血液呼呼奔流心脏撞击耳膜的砰砰作响,还有皇后区空气里三明治的香味儿,火腿腌黄瓜还有沙拉酱,加上甜丝丝的热辣辣的Stark先生——他的感官有点过载啦,CPU热乎乎的,像后院的烤肉,边边上有点焦了,有点没办法正常思考。

蜘蛛侠穿上红红蓝蓝紧身衣,是纽约市和世界的守护者,和钢铁侠并肩作战,往往用鬼主意拯救世界于雷霆万钧——但Peter Parker只有十九岁,十九岁的Peter Parker什么也做不了,除了三秒钟思念一次身处纽约市另一端的Mr.Stark.。

Peter在心里悄悄地叫他Tony,叫了一千遍一万遍,拖着长长的热情的乖巧的不甘心的尾音。他知道他应该专心好好听讲,无论是年长者的鼓励还是教导。但他的注意力集中不了,对年长者曾经的满腔崇敬不知何时变了味儿,变成满心快要满溢的不知道放哪儿好的爱意,一看到Mr.Stark,心脏就像港口的船只忘记了定锚。

Stark先生的睫毛,长长的毛茸茸的像2把小扇子一样。Stark先生的头发好久没剪啦,柔软的新长出来的头发在头顶涡出一个小小的巧克力色的甜甜银河系。Stark先生的小肚子看上去柔柔软软,真想悄悄捏一下。有时西装革履,有时乱七八糟,却总闪闪发光。

“Kid,你在听吗?”Tony被男孩炙热的目光盯得不自在,狐疑地问道。
“啊!在在在,To-Mr.Stark。”走神被抓包,男孩被实打实地吓了一跳。


派对总意味着大量的五光十色的酒精。而Tony Stark可不以注重身体健康著称。乖宝宝Peter站在墙角,重心从这只运动鞋移到那只运动鞋,看着Mr.Stark喝下一杯又一杯鸡尾酒,脸颊染上一点点红,小胡子沾湿了一点点。

“最近的功课有点下滑啊,睡衣宝宝。”stark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身边,似是漫不经心地评论道。
“我。。不能专心。“Peter低下头。
“为什么?我以为这些功课对你而言只不过是小菜一碟。“他的Stark先生好像有点醉了,他摇晃着酒杯里残余的一点琥珀色液体,挑起眉毛看着面前手足无措的男孩。

“是什么让我们的睡衣宝宝分心了?“男人略带薄茧的手指穿过男孩柔软的褐发,随意地揉了揉。像是关心,又像是空气中浮动着的柑橘和酒精味道,一点点的心照不宣。

是你。
Peter在心里默默说。
“是你。“
哦豁,他好像说漏嘴了。

Stark先生听到猛地抖了一下,手上洒出一点酒液。
这不太妙,Peter紧张地想。Mr.Stark不会是生我的气了吧?

但Mr.Stark反而渐渐靠近了他。
“我可能在犯一个天大的错误…”他叹息道,然后倾身向前。

Stark先生吻住了他。
一个柔软的,滚烫的,甜蜜的,带着酒精味道的,包含了一点痒呼呼的小胡子的吻。
他的心软成绵绵的月亮半块,滴滴答答地往下掉黏糊糊的甜甜的糖浆。
十八岁的所有鸡毛蒜皮飘飘摇摇,被Stark先生的一个吻定锚。










小彩蛋:
第二天。
Mr.Stark在他手背上懒洋洋地咬上一口,留下一个湿漉漉的闪闪发光的牙印儿。
“早,kid.”男人对他露出一个全是牙齿的微笑。

依旧碎片

像拨弄一只铃铛一样,像青苹果被漫不经心被咬一口,清清脆脆的动心。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写在少年每一寸雪白的骨头里。而我想亲吻你,只因为你在这里。

碎片

而这是一个夏夜,Tony Stark把玫瑰叠三叠插到他的小王子发旋儿里边。手心感受到男孩头上两只细细的乳白色的月光下才会冒出来的小犄角。他的男孩脸红了,他的手指一路向下感受到柔软脸颊玫瑰色的微微冒烟的滚烫。不说没意思的现实考量,长辈一样一板一眼的训导,至少不要在这银白色的Peter Parker长出两只小犄角的晚上。能够治愈伤痛,小孩子脾气和没意思的丧气话的只有甜甜的圆乎乎的亲吻;一个不够,就两个。

有点儿黑眼圈
也还是小太阳

夏日颂

五月四号的早晨,L小姐是被热醒的。
碎花被子不知何时被踢到了一边,她听见室友“今天真他妈热”嘟嘟囔囔的抱怨。金色阳光落在枕头边上,她感受到光斑的热度。大概是真到夏天了,她懒洋洋,又心满意足地想。
L小姐喜欢夏天,这是一年四季里最钟爱的季节。蚊子总嫌她不够好吃,不碍着她享受噼里啪啦的光和热。而夏天意味着长长暑假,侦探小说,电子游戏和冰镇西瓜。甚至她少女心发作时喜欢的人也总是像夏天,金灿灿地灼热明亮。她喜欢summer love这个词,没那么头脑清楚,少了现实考量,但是甜美又灼热,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小火苗在灼灼燃烧。
也可能是因为她的美好记忆都储存在夏天。似乎在夏天,幸运女神会稍稍往她这边站一下,让她多尝几口这世界的无限美妙。她记得炎热夏日傍晚和初中好朋友站在走廊上看紫兮兮的团团彩霞和红彤彤的一颗夕阳,她黑色的毛绒绒的被汗珠微微潮湿的鸡蛋一样圆溜溜的可爱的小小脑袋瓜。她记得和家人一起去海边度假,套着Hellokitty游泳圈,温柔湛蓝的海水包围着她,白花花的海浪摇晃着她,细软的潮湿的沙子温暖着她的小脚丫。还有夏日午后随着耳机里的电子乐翩翩起舞,离她所向往的一切理想与自由世界似乎只有一步之遥,在那样的时刻什么奇迹发生都不会令她感到惊讶。
又或者是因为她干脆不是个地球人。她一直怀疑着自己的人类身份,要不然为什么她每天都需要不停地给自己加油打气才能勉强适应地球生活呢。火星阿姨奶特,听上去就很适合她。
或许在她的母星火星上,人们也像她一样喜欢独来独往,白日做梦,风和日丽的春秋让他们觉得浑身发冷,三十五度以上的气温才能够点燃平时怏怏的他们。
L小姐喜欢做梦,而夏天就像一场大型幻梦。她最幸福的时刻不过七八月份,在空调房里拥被而眠,做做连环春秋大梦,梦里有她最爱的钢铁侠和香草巧克力冰淇淋,有时她看多了《行尸走肉》,于是梦里会出现需要她解决的丧尸。
她关注了不少微信公众号,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地争先恐后地告诉她该怎样生活。搁在另外那三个季节里这些叽叽喳喳会令她烦忧,但在她最爱的夏天里这些似乎都不算个事。对她而言,夏天里没有太多需要调整心情的必要。好好享受成年人的权利,吃烤肉时除了可乐还可以喝喝喝喝冰镇啤酒;或者就坐在斜阳浅浅照耀的石阶上,看吵吵闹闹小孩们互相追逐打闹,围绕一个脏兮兮气没那么足的气球。或者踢啦着凉鞋晃晃荡荡去家乡小城里的唯一一个麦当劳,为了第二个半价一口气买两个冰激淋,吃了左手上这一球,还有右手上那一球。
在夏天里,怎样胡乱生活,浪荡消磨,都是幸福。